Yoite     ≈

在一起之后常常患得患失的,只用一个月就能真心爱上一个人吗

以后再也不等了

只是暧昧而已,坚守住立场,绝对不可以动心!

【K莫】他不知道的事(KO有一丝丝丝丝的黑化)

秋秋:

看了B站2个KO黑化视频以后有点控制不住洪荒之力。


预警!!


KO有一丝丝丝丝的黑化。


KO视角有点难把握,大概OOC了。




希望给我爱的红蓝评!


么么哒!




放文:






我叫KO,是个厨师。






同时,也是一名黑客。






我有一个很可爱的男朋友。






他有点小脾气,笑起来非常甜,如果要用食物来形容,他就像一块棉花糖--看起来很有韧劲,摸起来很松软,吃起来香香甜甜。






一直以来,他都和别人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食堂。就连他的兄弟们,都是这么认为的。






然而,其实那不是我第一次见他。






我很早就知道他了,比他知道的要早很多,很多,很多。






两年前,我打发时间玩了个游戏,在里面遇到一个女号,上来就要和我结成侠侣。我问她为什么挑我,她说她觉得我的名字很好听。






我同意了。






于是我们开始在游戏里组队刷亲密度,几乎没日没夜。就在快要刷满的前一天,半夜2点,她劝我早点睡,说每天都熬那么晚对身体不好。






那个冬天我一直睡在饭馆大厅,身上只盖着一层棉被,但我却感到很温暖。我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被人关心的感觉了,于是我告诉她:没有关系,我是男的,可以熬住。






然后,她就不见了。无论怎么查,她最后上线的时间始终停在了那一夜,那一刻,那一秒。






我感到再次被抛弃,就在我经过那么多年第一次再次感到温暖的时候。






我很愤怒,我觉得她耍了我。






没有人可以在招惹黑客KO之后全身而退。






所以我黑进了她的电脑。






然后,我找到了答案。






原来,她其实是他。






一切都有了解释,他以为我是玩了男号的妹子,所以在知道我真实性别之后就消失了,非常合理。






这一切本应该在那里就划上句号--黑掉他的电脑,然后离开。






可是在点开他的相册后,我改了主意,我对他产生了兴趣。






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每天都会悄悄摸进他的电脑,他所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剖析在我面前。我相信,就连他的父母,兄弟,朋友,都没有我这么了解他。






我知道他的样貌,开心的,不开心的,他的小秘密,他喜欢的明星,他爱看的电影,他爱吃的菜,还有他的身份。






原来他是x大电脑系的学生,我是个黑客,这样一想,感觉离他近了一点点。






但是这远远不够,我开始变的贪心,我不想拘泥于只在电脑里见他,我想要真实的看到他,认识他,触碰他,让他也对我露出那样的笑容。






所以,我辞去了现在的工作,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,成为x大食堂里的一名厨师。






我等了非常久,一直没有等到他,直到那一天,他第一次对着我露出了照片里的笑容。






我终于真正见到了他。






自那以后,他几乎每天都会来,每日打饭的时间成为我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。我偷偷记下了他每次点的菜,然后专做那几道。可惜,学校分配的很严,我不能把他爱吃的一一做遍。






我本以为我只会在每日的中午,和他有一个短短的,不超过十句话的相处时间,直到他毕业离开。这对我来说,这也足够了。然而那一晚,他让我见到了更进一步的希望。






那晚,他来我打工的地方吃饭,认出了我,夸奖了我做的菜好吃,还问我要了手机号,想交个朋友。我犹豫了,我与他差距那么大,又怎么能做朋友呢?






但他似乎丝毫不介意,在说出那句“我就是个码代码”的时候,我想起了从他电脑里了解到的他:真诚,义气,可爱。所以我留了电话,正式和他成为了朋友。






朋友,多么熟悉又陌生的词。






多少人口中的朋友只是一个点头之交,转眼就忘,而他似乎要把这两个字贯彻到底。






那一日他带他的朋友来吃,那一晚他第一次挽住了我的手。






他的手心很软,像是猫的小肉垫。传来的温度也一如想象中的那样温暖。被他触碰的地方,有一丝丝发麻。






我心如擂鼓,心底好像有个盒子被悄悄打开。且这一开,便再也合不上了。






再后来,他毕业了,从此我失去了中午的2分钟。所幸的是,我没有失去晚上的时光。






可是渐渐的,他来的次数越来越少。






是找到新朋友了么?这个问题我不敢想,也不想去面对。在他连续一周都没有出现之后,我还是忍不住了,我再次入侵了他的电脑,然后理智燃烧殆尽。






他的桌面是一个女人,显然易见,他喜欢她。






等我再次找回理智时,我已经把他的桌面改成了寺庙。我并不打算改回来,反而上了锁,让他再也不能用别人当桌面。






是的,我喜欢上了他;而我,不想放手。






改完他桌面后的2天里,他依旧保持着沉默。这不是他的风格,于是,我进入了他的电脑,遇上了我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劲敌。






那个人的名字我没兴趣,也不想知道,我知道在他绊住我,想要拖延时间的时候,这个人已经找到了我,所以我离开了。






电脑已经被监控,再强行破入很可能会暴露我的身份。我急需要一个能接近他的机会,我想要再见到他。






而这个机会,居然这么快就来了。






他再次来找了我,醉着酒,向我吐露了心声--他太忙了,忙到没有空来,也没有空休息。






等我收拾好一切,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,歪歪倒倒。我扶住他,他的脸就贴在我的手掌上,那是我第一次碰到他的脸。






他醉了,我应该送他回家。查到他家地址对我来说不过分分钟的事情,而且我也这么做了,但我不想送他回去,我把他留了下来,这样我可以看到他的睡颜,假装我们住在一起。






可惜,他很快就醒来离开了。几小时前触碰的真实感还未散去,我看着扶着他脸的那只手,回忆起他消瘦下去的脸庞,我决定,我要帮他。






我再次找到了那次反追踪我的人,也就是他口口声声说的“他们家的”老三。轻轻松松用了一个激将法,便成功的让这人上了钩。我告诉这人,如果我输了,我就免费给他打工一年,他那么缺人,一定不会放过。




而他的回答也在我意料之中。






虽然在开局我已经做好了输的准备,但我不想做的太明显。对方的实力很强,想要保持1局的差距非常不容易,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专注过了。结束的时候,我心底佩服他,如果我一开始没有存有让的心思,也许最后与他也在伯仲之间。






还好,最后还是如愿以偿的进入了他所在的公司。






我在去之前,我有点担心。曾经,我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和他坦白身份,但我没有,甚至黑进电脑改了他的桌面。






我想过他会生气,会不开心,甚至从此不理我。可万万没想到,他会觉得刺激。而我真实身份的冲击力,居然还没有以后不能给他做饭来的更让他崩溃。






我觉得我好像发现了一个宝,绝不能放手的那种。






进了公司以后,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帮他分担工作,和他一起吃饭,聊天。虽然都是他在说,我在听。






那段时间里,帮他,罩着他,保护他,已经成为了我的本能,融入骨血。所有人都看出了我对他的心思,但他却总觉得那是我们的友情。






我不着急,因为他已经渐渐依赖上了我,开始不习惯没有我在他身边的日子。






鱼已经咬上钩了。






肖奈警告过我,他对此乐见其成,但前提是,我不会伤害他的兄弟。






我的答案很简单--不会。






并且,我已经掌握了他的一切,所以,我不会输。






之后的一切是那么顺利成章,我用厨艺征服了他的胃,再用技术征服了他的下半身。






现在他与我同进同出,完全离不开我。






我的目的达到了。






他一直以为,是他招惹的我。






却不知道他早就是我的猎物。






而他,也不需要知道。








END



伪装

警告那个叫真心的傻子,不要随便出来溜达(-_-)

赤黑 猫变 2.乖巧

赤司手中的剪刀刀刀:

(题外话:我要找回辣个日产两千到四千的智己)

(不喜勿入)

赤司晚上再去看时,那只猫的情况却不太对劲。

在沙发上瑟瑟发抖,过去一摸,身体凉得厉害。

他知道猫畏寒,可是屋里已经这么暖和了,怎么抖成这样?

他自然不会想到,黑子体魄本就不是简单的猫类,目前身体大变,本身情况就很不稳定。

想了半天,赤司还是把它带到床上,搂着它睡。

慢慢觉得暖和些的黑子半夜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对着那个人的睡衣,着实吃了一惊。

但是没敢乱动,乖乖地再往里蜷了蜷。

遇到好人了呢,他想。



赤司从没有见过这么乖巧的猫。

说真的,他从很多人口里听说过的猫,多是骄傲俏皮、略带高冷的。

可这只猫乖巧得厉害。

这几日的相处里,他先是买了些猫粮鱼干、猫砂等等,本来想着还要训练,但对方好像懂得怎么用猫砂,从不给屋子添乱。

喂食也是,从不挑剔,也不护食,给什么吃什么。

也从不祸害屋子,说真的,他的各样用具,没有一样被乱碰乱动。

大概是因为被虐待过,所以格外乖巧么?赤司本来是打算好转些把它送到救护站,但是最后还是不忍心。

身子太孱弱了,走路有时颤颤巍巍,有时却好些,东西也吃得很少。

洗澡也是,猫多半怕水,小家伙看上去也很怕,但给它洗时乖乖地一动不动,虽然耳朵明显会耷拉下去,爪子也会缩得很紧,但抱它洗澡,它一次也没有反抗过。

自己工作时,也从来不来打扰自己,轻手轻脚,什么赖在键盘上不走、什么抱住他的手不让打字,这些他都没遇到过。

有一次他点点猫的鼻子,笑道:“我看你倒不像猫,懂事的和个人一样!”

那猫却认真地看着他,一瞬间那眼神苦涩到让他吃了一惊,随即小猫蹭蹭他的手,轻轻叫唤了一声。

即便想法子拿笔告诉他我并不是人,也没有什么用吧,黑子这么想着。白白吓到别人,也并不能把他变回去啊。

变回去又能怎样呢?现在的自己有这样一个小家,没人来给自己注射疼痛的试剂、没人关着自己、拿自己当实验品,现在不就挺好的么,何必再生事端?

赤司最后还是打算把这猫养下去,毕竟乖巧如此,怎么也妨碍不到他。平时喂点东西逗弄逗弄,自己的心情也是很好的。

“哲也”,他这么给这只猫取名。

而早都忘记自己真名的黑子,被给予名字也很是欢喜。



赤司有时会带这只猫出去走走。

哲也好像从来不会有单独出门的意愿。说实话,即便一起出门时猫也是小心翼翼,一步也不离地跟着他,对周围的一切也格外警惕。

也许对那只猫来说,自己便是整个世界吧。赤司愈发同情起这只猫以前的遭遇了,觉得得是怎样的磨难,才能让一只本性高冷的动物变得这么紧张兮兮。

可有一次他就大意了。

那天他开车去公园散心,难得清闲,拿了一本书坐到一棵树下,猫原先枕在自己腿上。然而毕竟是盛夏,到底天热,黑子考虑到自己的毛皮也是燥热,就没再枕着,头一歪乖乖睡在旁边。

赤司看完书,看猫还睡得香,又瞟到前方一两百米处,正有人在卖冰淇凌。

难得嘴馋,悄悄起身就走过去,原本想着一会儿回来就好,谁知刚付完钱,就听到人群里大呼小叫。

“天哪有疯猫乱跑!”

赤司一吃惊,一转头就看到哲也在人堆里窜来窜去东奔西跑,一脸恐惧目光发直,略显拥堵的人群时不时有人被撞到,抱怨不已。

他唤了一声哲也,猫听见了,看向这边,然后扑了过来。

他弯弯腰伸出双手,猫一下子跳上他的手心,然后抱住他的脖颈。

全身都在发抖,紧紧地贴住他,不愿意撒手,然后在他的肩颈讨好地蹭来蹭去,舌头试探性地舔舔他的手心。

他第一次看到这只猫撒娇,满身发抖地撒娇,以前猫总爱安静地陪着自己,总是平静地看着自己,最多蹭蹭,不会有这么亲昵过头的举动。

真是吓到它了,他安慰似的摸摸对方光滑的皮毛,叹了口气,无奈地开口:

“我只不过是想买点东西,又不会丢下你,怎么这么担心?”

猫好像真的能听懂似的,终于不再发抖,可还是把脸埋在他的肩颈,不愿意伸出来。

赤司就那么抱着它,买完东西便往停车场走去。猫始终没敢抬头,但是赤司还是察觉有一丝丝眼泪从肩颈那里渗了下去,他没去查看这家伙哭得怎样,他只是一直抚摸着它的背部,最后怜惜地说了一句:

“可怜的小家伙,以后再不会丢下你一个了。”

黑子蹭了蹭,内心开始漫出一些除了感谢以外,复杂的情绪。

(其实我就想写后面黑子半兽化,和赤司做起来的地方~

猫耳猫尾超色气好不好~

喂,幺幺零么…这里有个怪阿姨(●°u°●)​ 」

諦觀:

分享两个旧版LOFTER下载地址


安卓 http://app.cnmo.com/android/210971/


IOS http://dl.pconline.com.cn/download/131396.html

最近喜欢上了まじ娘的声音

山鬼

本来就没有希望的事,自己为什么要尝试,就应该窝在那个圈子里,随意迈出果然是会伤心的